我是岂令。
刀剑/els/龙之谷/小排球
半吊子画手,画画没个正经

夏天,好热。
p1leo司,我只是想画司的舌头(
太热的时候大口喝水后会露出一点舌头(。
p2leo,摸鱼

无对称可言情头,都是私设(尤其leo高马尾)
终于能找个机会tagレオ司了!(。

那个人的芬芳似萤火一般昙花一现
那个人的气息似初夏叶隙柔和光线

“你是个很好的人!”
“…我不是好人。”

他還在那裡。

我與他的桌位之間隔著一道屏板,無心關注著台上咖啡的小狗狗拉花有沒因為時間的緣故變形暈開扭曲。我的心上人和我正背對著背——雖然隔了一道屏風,如果沒有這道障礙的話…

沒有又能如何,難道我在妄想和他十指相扣嗎。

他好像在和某人約會,某個幸運而又不幸的傢伙。我聽見那邊傳來了玻璃杯相撞的聲音,清脆空靈得讓我煩躁。我寧願到布滿著各種臭味的酒店廚房聽刷碗聲。

如果神様大人給我一根針和一條線,我會毫不猶豫地走向他的桌前一針一線地將那兩張互相交換過彼此氣息的臭嘴縫合得一點空隙也沒有。

黑色的情緒湧上了喉嚨好似下一秒就會洶湧而出。

我感受到震動的感覺以屏板為媒介傳來,他笑的時候總是會向後靠著然後不停地聳動肩膀。...

民国ELS,摸鱼。

#艾爾之光#民國els設定,摸條魚!我要是又會寫文又會畫畫就好了!私設多!


沒有特指一個職業,因為澄就是澄



直到陽光透過窗戶照到床頭櫃的咖啡杯上,這個點正好是澄起床的時間。他伸了個懶腰,關節互相摩擦發出咔咔的聲音,昨天的娛樂累得他骨頭都要散架。這才發現為了修改方案提神醒腦用的煙抽到一半就被稀裡糊塗地扔進了筆筒里,煙灰彈了一桌子。…小老闆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哈梅爾拉麵鋪今天也要準時開張才行,吧。


他毫不溫柔地揉了一把自己稻麥色的頭髮,末端顯深褐色的耳發因為睡姿問題反翹得不成樣子。床鋪自他穿好拖鞋的時候就已經收拾好了——被子被疊成了豆腐塊...

【清安】摸了篇鱼

短刀清光x大太刀安定

是什么呢。
是他每日清起时混杂在他身上的檀木香吗,还是他眼中那漩涡般不见底的,又吸引着人去一探究竟的沉着吗,亦或者是深色狩衣上未沾滴血的清冷气息。

所影响自己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芍药。
青莲。
鸢尾花。

多么美丽的花朵啊,在夜深无人的神社绽开着。般若波罗密多,只是浅尝就已沉浸。

注入了神气的数尺大太刀乖顺地被短刀压制身下,金轮的双眸中点上一滴墨蓝,最后被狂傲的赤红吞噬。袒露着从未参征却又紧实的身体,只是稍微撇开头妄想逃避视线便瞬间被夺去了双唇,被小小的犬齿啃舐着。

“……安定…”

那是他的名字,就如他时过境迁了不知多少花开花落的性状一般,安定。

红色的短刀主动结束了这个吻,眯起着的猩红眼睛里尽...

【清安】吧啦吧啦想不到名字

是性转
双向性转
注意避雷

“可恶…疼得没有力气来打扮了,要不可爱了。”

即便原身为嗜血的刀剑在获得人类女子身体时也无法抵抗生理周期带来的疼痛,也就只好不得放弃出征的快乐不停嘀咕着好疼好疼地乖乖躺在床铺上。

“这时候就安安静静地躺好吧。”

大和守安定推开门进来,原本今天自己是有远征的安排的。可是在被加州清光苦苦哀求了「没有安定照顾我我会死掉」的审神者不得以取消了大和守安定的任务。

“没办法,只有安定比较了解我嘛。”
“不许贫嘴,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头,肚子,腿,无论哪里都好疼啊。”

说着加州清光的眉毛还紧紧地蹙在了一起,看起来十分痛苦,还嘤嘤了几声。大和守安定一看马上将她扶了起来,一边拿起了刚刚才滚好的红糖水...

2014.9.26.摸个小鱼。

已经被黑色完全渲染了的战神威气尚存,所缠绕在他身上的污秽无不一时在消磨他的意识与人最本质的情感。

这种时候,你还在相信所谓的亲情吗,Chung。

环绕耳畔的声音清晰又模糊,就如同恶魔的低语一般,在他的大脑里不断扩散,传达给一个又一个神经。

他本不应承受这些。

人们纷纷为这个可怜少年的遭遇感到悲伤。

眼眸净澈如哈梅尔海水的少年锁紧了眉心,最终还是将毁灭者的炮口对向了他曾经仰慕钦佩的英雄——那个人也是他的父亲。

——白狼在嘶吼着。

© 一个岂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