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岂令。
刀剑/els/龙之谷/小排球
半吊子画手,画画没个正经

【清安】摸了篇鱼

短刀清光x大太刀安定




是什么呢。
是他每日清起时混杂在他身上的檀木香吗,还是他眼中那漩涡般不见底的,又吸引着人去一探究竟的沉着吗,亦或者是深色狩衣上未沾滴血的清冷气息。

所影响自己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芍药。
青莲。
鸢尾花。

多么美丽的花朵啊,在夜深无人的神社绽开着。般若波罗密多,只是浅尝就已沉浸。


注入了神气的数尺大太刀乖顺地被短刀压制身下,金轮的双眸中点上一滴墨蓝,最后被狂傲的赤红吞噬。袒露着从未参征却又紧实的身体,只是稍微撇开头妄想逃避视线便瞬间被夺去了双唇,被小小的犬齿啃舐着。

“……安定…”

那是他的名字,就如他时过境迁了不知多少花开花落的性状一般,安定。

红色的短刀主动结束了这个吻,眯起着的猩红眼睛里尽是大太刀安定从未见过的神情意味——硬要说的话,很像欲望,可却与对渴求财物的欲望有所不同。

唾液原本是没有味道的,经过了作为中介的吻之后甜得就像金平糖一样。

至少短刀清光这么认为。


“你懂的应该不止这些吧?”
“当然咯,刚才的只是鸡毛蒜皮而已。”

安定问骑在自己身上的短刀,声音有些沙哑。却又空灵,在清光的耳中回响着,敲打着耳膜。

清光哼着轻快的小曲子,和林间的夜莺的曲调附和到了一起。明显小了一寸的手掌颇有挑逗意味地解开了安定的腰带,缠着金佩的流苏被狠心抛弃地滑落下来。

他将自己的身体卡进大太刀本就合得不是很紧的双腿之中,胯下的部位紧贴着对方的身体。

大太刀安定并不懂这些,但他稍微明白下腹的热度要靠什么行为来缓解了,即便依旧是那副与世隔绝般不解世事的静澜般的表情,胸腔中的那颗炙热却悸动得无法控制。

清光就好像看透了他的内心一样,俯下身子亲昵地蹭了蹭安定的鬓角。


“虽然我是短刀,不过也是短刀中的[薙刀]呢。想让安定舒服起来也是绰绰有余的唷。”



他美得一尘不染,以至于我想将他从神明身边带走。

评论 ( 10 )
热度 ( 40 )
  1. 天下永安一叶之秋 转载了此文字
  2. 一叶之秋一个岂令 转载了此文字

© 一个岂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