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岂令。
刀剑/els/龙之谷/小排球
半吊子画手,画画没个正经

民国ELS,摸鱼。

#艾爾之光#民國els設定,摸條魚!我要是又會寫文又會畫畫就好了!私設多!


沒有特指一個職業,因為澄就是澄







直到陽光透過窗戶照到床頭櫃的咖啡杯上,這個點正好是澄起床的時間。他伸了個懶腰,關節互相摩擦發出咔咔的聲音,昨天的娛樂累得他骨頭都要散架。這才發現為了修改方案提神醒腦用的煙抽到一半就被稀裡糊塗地扔進了筆筒里,煙灰彈了一桌子。…小老闆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哈梅爾拉麵鋪今天也要準時開張才行,吧。



他毫不溫柔地揉了一把自己稻麥色的頭髮,末端顯深褐色的耳發因為睡姿問題反翹得不成樣子。床鋪自他穿好拖鞋的時候就已經收拾好了——被子被疊成了豆腐塊。至少他這麼自認為的,哪怕比起豆腐這被子沒稜沒角更像一個花卷饅頭。



啪啪使勁利落地拍了拍自己的臉來提醒應該保持清醒,留長的頭髮被紅色的發繩高高扎了起來。



圍裙和白襯衫被刻意忽略遺忘在了床頭,取而代之的是深藍色的軍裝,閃亮著的功勳章和鑲在了右肩披風銜接處的藍色寶石。





掃開表面的灰塵打開了木箱,白銀色的鐵銃鑲著金邊,一枚代表的白狼的金色徽章被深嵌進銃柄底部。



戰爭才正式開始。





三年前外敵侵入哈梅爾,皇室內部大臣的叛變導致了這場戰事淒慘完敗,哈梅爾最高機關幾乎已由外敵首領統治,白色神話塞克哈伯特年僅十三歲的兒子於戰事中下落不明,流言說已沈屍深海。





战争稍微平静的一两年后哈梅爾受外敌影响略显寂獠却依旧繁榮街道突然新開張了一家拉麵鋪,店鋪的小老闆是個自稱為澄的十六歲碧眼少年,為尋找下落不明的親人流浪至此。


店鋪的門簾被一把拉開,墨藍色的披風在空中揚出弧度,一聲清脆槍響響徹了整個清晨,貫徹了耳膜。






他是塞克哈伯特的獨子,是哈梅爾的白狼。

评论
热度 ( 9 )

© 一个岂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