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岂令。
刀剑/els/龙之谷/小排球
半吊子画手,画画没个正经

他還在那裡。

我與他的桌位之間隔著一道屏板,無心關注著台上咖啡的小狗狗拉花有沒因為時間的緣故變形暈開扭曲。我的心上人和我正背對著背——雖然隔了一道屏風,如果沒有這道障礙的話…

沒有又能如何,難道我在妄想和他十指相扣嗎。


他好像在和某人約會,某個幸運而又不幸的傢伙。我聽見那邊傳來了玻璃杯相撞的聲音,清脆空靈得讓我煩躁。我寧願到布滿著各種臭味的酒店廚房聽刷碗聲。

如果神様大人給我一根針和一條線,我會毫不猶豫地走向他的桌前一針一線地將那兩張互相交換過彼此氣息的臭嘴縫合得一點空隙也沒有。

黑色的情緒湧上了喉嚨好似下一秒就會洶湧而出。


我感受到震動的感覺以屏板為媒介傳來,他笑的時候總是會向後靠著然後不停地聳動肩膀。

在因為那個幸運而不幸的人笑嗎。

我拾起了桌上的餐刀。


「你在笑嗎。」

评论
热度 ( 3 )

© 一个岂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