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岂令。
刀剑/els/龙之谷/小排球
半吊子画手,画画没个正经

民国ELS,摸鱼。

#艾爾之光#民國els設定,摸條魚!我要是又會寫文又會畫畫就好了!私設多!


沒有特指一個職業,因為澄就是澄



直到陽光透過窗戶照到床頭櫃的咖啡杯上,這個點正好是澄起床的時間。他伸了個懶腰,關節互相摩擦發出咔咔的聲音,昨天的娛樂累得他骨頭都要散架。這才發現為了修改方案提神醒腦用的煙抽到一半就被稀裡糊塗地扔進了筆筒里,煙灰彈了一桌子。…小老闆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哈梅爾拉麵鋪今天也要準時開張才行,吧。


他毫不溫柔地揉了一把自己稻麥色的頭髮,末端顯深褐色的耳發因為睡姿問題反翹得不成樣子。床鋪自他穿好拖鞋的時候就已經收拾好了——被子被疊成了豆腐塊...

#手癌引发的脑洞,面馆少年DC#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街边突然摆起了一个面摊子,而这个摊子的老板却是个看似只有十五六七岁的外地少年,在寒冬中这个不大但总是暖和和的拉面摊子格外受欢迎。

他说他单名一个澄字,与他的双眸一般澄澈,透过他的双眸好似能看见汪洋无尽的大海。

他说,我出生渔水之乡,为了寻找下落不明的父亲独自来这里打拼。带着明显与本地人不同的外地口音,礼貌温柔却也不失这段年龄的那份潇洒阳刚。

话聊到一半,他看着你因受风打了个寒颤这是笑笑不说话,半晌将一碗热气腾腾的牛肉面摆到你的跟前,温柔笑意毫无退减半分。

“吃面吗?我请。”

2014.9.26.摸个小鱼。

已经被黑色完全渲染了的战神威气尚存,所缠绕在他身上的污秽无不一时在消磨他的意识与人最本质的情感。

这种时候,你还在相信所谓的亲情吗,Chung。

环绕耳畔的声音清晰又模糊,就如同恶魔的低语一般,在他的大脑里不断扩散,传达给一个又一个神经。

他本不应承受这些。

人们纷纷为这个可怜少年的遭遇感到悲伤。

眼眸净澈如哈梅尔海水的少年锁紧了眉心,最终还是将毁灭者的炮口对向了他曾经仰慕钦佩的英雄——那个人也是他的父亲。

——白狼在嘶吼着。

© 一个岂令 | Powered by LOFTER